吴扣华对紫砂花壶的感悟

宜兴的紫砂壶大体可分为光货紫砂壶和花货紫砂壶。光货包括方壶、圆壶以及那些素身的紫砂壶,大家都应该了解得比较多一些,现在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我制作的花壶。
花壶:也叫雕塑类型的壶,它有很多种表现形式,大体可分为两种:
一 在光素的壶身上堆、塑、雕刻、装饰而制成的壶。
例如:朱可心的报春壶系列,松鼠葡萄壶、时大彬制成的龙凤包袱壶、四方如意壶、顾景舟大师的莲子壶、竹鼓壶等,很多历代名家都是这个做法。
二模拟自然形体而进行艺术加工而制成的壶。具体就是以自然界中瓜果、树木、鱼虫、鸟兽为题材进行模拟提炼加工而精心制作的紫砂作品。通过作者神思妙想,把它们与自然巧妙结合,达到与自然相融合的境界,再加上作者的心意,一把好壶就展现在你的面前,你可以从中获取作者丰富的思想内涵,让人百看不厌,回味无穷。
制作花壶,应具备以下好的素质:
一有高度的文化修养(包括:会书画、陶刻,具有美术功底等)
二有良好的传统工艺基础(包括:制壶技术,传统工艺等基本功)
三有较强的观察能力和雕塑基础及好的生活底蕴等
这些特点都会在作品中表现出来,所以一件好的花壶作品可以看出作者的平身所学,看到作者文化修养,工艺基础,生活底蕴等。
历史上名师们(如:供春、时大彬、陈鸣远)的身上就可以体现出来。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最早制作花壶的人是明代的供春,而且是宜兴紫砂艺术有记载以来的第一人,他把宜兴紫砂由单一的实用品提升为实用艺术品和艺术收藏品,是宜兴紫砂艺术的创始人之一。
相传,供春是明代弘治、正德年间人,是吴颐山家的书童,吴颐山入仕前,在宜兴金砂寺读书,而供春则有空观看别人制陶,也入迷学制紫砂壶,他不同别人争钱养家,而是兴趣所至,每次都精心制作,不赶时间,通过平时的观察不断创新,并改进制壶工具,制壶工具比较重要……,让紫砂壶艺术达到当时最高水平,最有名的供春壶-树樱壶。供春长期观察金砂寺内的一棵千年老银杏树,树枝、树榴、树皮之肌理效果,再通过他的艺术提炼而制成当今第一紫砂花壶也称之为树樱壶,又称供春壶。
原来,我也一直想创作供春壶,但总感到艺术感悟不透,缺乏信心,但去年去广西考察,见朋友从越南进口的樱木原木,见到樱木榴的内外效果最适合我理想中的供春壶,我很高兴,回家后,立即构思,创新制成了我心目中理想的供春壶,希望看了我制作的供春壶,多提宝贵意见。
时大彬壶
明代嘉靖至万历年间,当时紫砂工艺以时大彬为代表,制作技艺较为成熟,因时大彬比较多的来往南方,结交了许多喝茶、品茶的文人(如陈继需等),所以时大彬学到品茶、泡茶的方法,就由制大壶改成制小壶,而适应泡茶需要,风格大变,造型更为古雅,稳重,可爱,有小中见大的风范,更适合文人雅士的品茶需要,这是时大彬最大的艺术成就。
原来我制壶容量比较大,大的可装几百斤水,最小也在 400-500CC ,但这几年,通过与广东、福建的朋友交往,学习他们的茶文化,感受他们的品茶之趣,所以这几年,我制作了容量较小的紫砂花壶,做了自己先用,并不断改进,现在我已感到得心应手,自己也爱不释手,边把玩,边制作,倍感亲切。
陈鸣远壶
陈鸣远是明末清初时期制花壶的大师之一,是当时紫砂工艺中文人风格的代表。制壶、文玩,样样精通,而且善于创新,并能自制自刻字,平时与文人结交最多,作品受文人影响,文气十足,最有名的作品要数束柴三友壶,塑出松的苍劲老练,竹的刚劲挺拔,梅的冰肌铁骨,松、竹、梅岁寒三友真正体现了文人之清雅高贵,傲骨冰姿,高风亮节。
有名的弯把梅桩壶是陈鸣远的又一名作,现珍藏于美国西雅图博物馆,当时的外国收藏家也争相收藏陈鸣远的作品,故有宫中艳说大彬壶,海外竟求鸣远碟之说,可见当时名壶的珍贵。
总而言之,在我从事紫砂创作的二十多年中,就主要以这三人为榜样,以三人的精神为动力,而努力学习、创作。在认真创作和创新中,创新了许多新工艺(如金手工贴梅花,一改传统的模压贴花),在不断的创新中,创新了很多新品、精品,有些曾获得大奖,如我制的一条龙组合壶、田园秋声壶、珍品三友壶、高束柴三友壶、鸿运梅桩壶等,以后我会不断努力,认真创作出新品,出精品,回报社会,希望各位行家,提出宝贵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