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四两黄金买1把壶值吗

 

说到紫砂壶,有一位大藏家不得不提,他就是唐云先生。

唐云 (1910-1993)

杭州人,字侠尘,别号药翁、大石翁,名「大石斋」、「天禅室」、「八壶精舍」、「山雷轩」等。唐云先生的绘画艺术由山水入手,转攻花鸟,上探宋元,下追明清,融北派的厚重与南派的超逸于一体,形成了清新俊逸,沉郁雄厚的画风,被誉为海上画派「四大花旦」之一。

唐云先生在画史上的重要性已毋需多言,而在收藏界,他也是慧眼独具。除丰富的书画收藏外,八把曼生壶的收藏更是令人艳羡。唐云先生对此也颇为得意,晚年以「八壶精舍」作为斋名,金石名家叶潞渊还曾为他了一枚「八壶精舍」纪念印章。

现在这八把壶就藏在『八壶精舍』。

▲西子湖畔的八壶精舍

除了收藏,唐云的朋友圈除了书画名家外,不乏紫砂界名人,顾景舟大师有名的四把石瓢,其中一把就是送给了唐云。

▲顾景舟制 吴湖帆书画 唐云石瓢世人得一把曼生壶已属三生有幸,而唐云连获八壶,每一把都来历。

01

高合欢壶

▲合欢壶(紫)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合欢壶拓片

铭文内容:试阳羡茶,煮合江水,坡仙之徒,皆大欢喜曼生铭

▌收藏故事:

三十年代,刚到上海不久,唐云在酒会上无意间听说,有一位叫阮性山的人要出让一把曼生壶。通过朋友的介绍,唐云见到了这把茶壶。那壶的颜色及造型已经使唐云喜不自胜,壶铭更像醇酿一样使他陶醉:“试阳羡茶,煮合江水,坡仙之徒,皆大欢喜”。当时生活还漂泊不定的唐云,多方筹借才凑足四两黄金,买下了这把合欢壶,为他的“八壶精舍”树立了根基。后来唐云才知道,这把壶原来是他的老朋友陈伏庐的,阮性山和陈伏庐也是好友。阮性山也是从陈伏庐手中购进的。

唐云作诗以记收到第一把壶的情怀:午晴睡起小窗幽,人事闲来对茗瓯。解识东风无限意,兰言竹笑石点头。

02矮合欢壶

▲合欢壶(朱)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合欢壶(朱)拓片

铭文内容:试阳羡茶,煮合江水,坡仙之徒,皆大欢喜 曼生铭

▌收藏故事:

新中国成立之初,当时仍称五马路的广东路,仍然是古玩市场。唐云一直是古玩市场的常客。他在这里,买过字画、玉器等各色文玩,其实,他真正所要搜存的还是“曼生壶”。

一天,唐云又来到古玩市场,走进一家古董店。老板笑脸相迎,老板和唐云闲聊着,试探着他想买什么东西。

谈起“曼生壶”,店老板说:“曼生壶倒是有一把,壶主病了,急需用钱……”

“拿出来看看。”一听说有曼生壶,唐云就高兴了。老板把壶拿来,说:“这原是胡佐庆的收藏。”

唐云知道,胡佐庆是有名的茶壶收藏家,不只是有曼生壶,还有时大彬仿制的“供春壶”,可惜他没能看到,这些壶都流落到市场,不知散失到哪里去了。

唐云接过茶壶一看,马上就说:“好东西,我要了。”

“只是价钱可能大了些,人家等钱用。”店老板说。

“既然人家等钱用,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唐云也不知道自己袋里到底有多少钱。

“二百五十元大洋!”店老板要了价。

“就二百五十元吧。”唐云一摸口袋,才知道自己身边并没有带钱,转口就说:“只是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

唐云把“曼生壶”紧紧握在手中,似乎是怕别人买去。

“你先拿去,改天再送钱来。”老板对唐云是绝对相信的。

唐云当时家里怎么能一下子拿出二百五十元的大洋来呢?经过一番筹措,第二天把钱送到。

这就是八壶精舍中第二把茶壶的来历。

03扁壶

▲扁壶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扁壶拓片

铭文内容:有扁斯石 砭我之渴 曼公作扁壶名

▌收藏故事:

这把茶壶原是上海的收藏家宣古愚的藏品。宣古愚当时贫病交加(宣古愚当时家境衰落 老人生了病),只好变卖收藏。古董商人知道宣古愚要卖这把曼生壶,已经几次上门,可是宣氏都没有把此壶卖出,他很关心这壶的命运,到了古董商手里,将来就不知它要流落到谁家了。如果不是流落到识者手中,那不是把这壶白白地糟蹋!宣氏收藏的理论是:玩物如处友,贵在相知相识。

宣氏得知唐云要收藏曼生壶,亲自把壶装在锦盒之内,送到唐云家中。

“鄙人不才,现在吃的是败家子的饭。”宣老不无伤感地说。

“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唐云说。

“是啊,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把它转让给你,到了你的手里,它就不会有第二次被转让的命运了。”老人黯然泪下。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事情都很难说。”唐云说。

“不会的,不会的,你会与它终身为伴的。”宣古愚说。

宣古愚简介:

宣古愚(1866——1942年),江苏高邮人,清朝监察大员,辛亥后移居上海,以清朝遗老的身份做了寓公。他善绘画,喜收藏,以收藏古钱币为主。

04

石瓢壶

▲瓢壶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瓢壶拓片;铭文内容:不肥而坚,是以永年 曼公作瓢壶詺

▌收藏故事:

八壶精舍的第四把曼生壶来自北京。

有一年,唐云到了北京,要画家周怀民陪他逛什刹海的古玩市场。唐云漫步在古玩市场,东张西望,突然看到一把“瓢壶”。唐云走到地摊前,弯腰把壶拿起,捧在手里一看,果然是曼生的佳作。唐云特别喜欢,一问价钱,摊主只要二十元钱。身上只有十元钱的唐云,向周怀民借了十元钱,把这把“瓢壶”买下。

“你买这东西干啥?”周怀民问。

“各人喜欢,我喜欢它就买了。”唐云说。

周怀民简介:

周怀民(1907-1996),曾用名周仁,江苏无锡人。擅国画。1926年入北京中国画研究会,师事吴镜汀,后留任该会教授。

05

匏壶

▲匏壶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匏壶拓片

铭文内容:饮之吉,匏瓜无匹 曼生铭

▌收藏故事:

提起第五把曼生壶,唐云总是说:“这要感谢胡若思。”

胡若思是大风堂的门人,山水画家。有一次,胡若思到了苏州,在旧货商店看到这把壶,就自作主张地给唐云买了回来。

唐云一看,原来是一把“匏壶”,是曼生壶中不多见的一种造型。那壶铭简洁古朴明了:“饮之吉,匏瓜无匹。”

后来,唐云得到这把壶的拓本,才知道这把壶原为清代大收藏家吴大徵的藏品。吴大徵是唐云的好友吴湖帆的祖父。这把壶应该是吴家的传世之宝,不知为何流落市井。

06

提梁壶

▲提梁壶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提梁壶拓片

铭文内容: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 曼铭

▌收藏故事:

唐云的一位朋友魏仰之是位书画爱好者,收藏古今书画颇富。他在广东工作时,专程去北京,陪唐云去什刹海古玩市场。他想借助唐云的眼力,在古玩市场上买几件东西。

这次,魏仰之什么也没有买到,唐云却又买到一把“曼生壶”。这是一把提梁壶,壶的把柄造型很别致。那壶铭是:“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只花了五十元钱,唐云就把此壶买到了手。

07

笠荫壶

▲笠荫壶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笠荫壶拓片

铭文内容:笠荫暍,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 曼生铭

▌收藏故事:

八壶精舍的第七把壶,是新金陵八家的亚明送给唐云的。

1979年,唐云去南京参加中国画的评选工作,和亚明相遇。酒余饭后,他们在一起聊天,亚明说到他家有一把茶壶,是用来装酱油的,壶嘴被堵住了,用铁丝也无法搞通。

“你拿来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把它弄通。”唐云说。

“你怎么会捅茶壶嘴呀?”亚明感到唐云对此事有些不自量力。

“你拿来我看看嘛。”唐云说。

唐云到底能不能把壶嘴捅捅,亚明不去管它,隔了一天,亚明果然把装酱油的紫砂壶拿来了。

亚明看到唐云拿着沾满酱油的茶壶在手中把玩,有点爱不释手的样子,根本不再谈捅壶嘴的事情,感到有些不解。

“这东西很好,你留着玩吧。”唐云说。

茶壶没有通,亚明又把它带回家中扔在一角。

过了几年,唐云和亚明去山东,参加全国美协会议。两人在一起谈天,唐云又提到了亚明那把茶壶,并告诉那是一把曼生壶。见唐云喜欢,亚明当即表示把壶送给唐云。

08

井栏壶

▲井栏壶 原壶现收藏于唐云艺术馆

▲井栏壶拓片

铭文内容:汲井匪深,挈瓶匪小,式饮庶几、永以为好 曼生铭

▌收藏故事:

改革开放之后,人的赏玩情趣得到某些自由。所以,这把壶没有费多大力气,唐云就从上海的文物商店买来的。买东西的人,总是希望价钱便宜些,可是这把壶便宜得使唐云心中有些惶惶不安,他带着惋惜的心情想:“像这样好的壶,居然不标高价,中国的文物也太不值钱了,这是因为不懂,还是不尊重传统文化的价值?

这八把曼生壶是唐云纪念馆的“镇馆之宝”,平日里不轻易露面。自唐云纪念馆落成以来,集体亮相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

众所周知,唐云爱壶、藏壶、画壶、设计壶。他藏有的曼生壶件件是精品,把把有故事,然他不是为藏而藏,他把玩,他研究,他使用,他用精壶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