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学院举办室内乐节 发现与传承都很重要

歌德曾将弦乐四重奏比喻为“四个聪明人之间的对话”。 这四个人不仅聪明,而且敏感,感情深厚。 在古典音乐中,室内乐最能培养共存感和团队合作意识。

 

5月31日至6月5日,为期六天,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将举办“首届室内乐艺术节”,共举办10场专题音乐会、4场讲座、2场工作坊、10场大师班、2场优秀室内乐艺术节。学生音乐会……音乐节将全面探讨室内乐的风格、魅力和精髓。

多边合作硕果累累

“首届室内乐艺术节”的举办可以追溯到2018年9月。

当时,在党委书记林在勇的领导下,上海音乐学院与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欧洲室内乐联盟学院共同成立了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这意味着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正式成立。音乐学院成为欧洲室内乐联盟学院10个成员之一。 一是可以与奥地利、法国、意大利、英国等国家的9所顶尖大学共享室内乐教学资源,全面传承和发展室内乐艺术。

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集教学、排练、创作、科研于一体。 “首届室内乐艺术节”就是双方合作的产物。

音乐节期间,西班牙卡比亚特乐团和丹麦维特鲁威三重奏两个高水平国际团体将分别举办专场音乐会。 前者还将首次引入萨克斯四重奏表演形式。 。

音乐帐篷节_上海音乐节_印度大壶节音乐/

科比亚特乐团

上海音乐节_音乐帐篷节_印度大壶节音乐/

维特鲁威三重奏

此外,来自中国的汉四重奏、新灵四重奏、灵静三重奏、琥珀四重奏等也将展示中国室内乐演奏水平。 其中,汉四重奏是上海音乐学院四重奏的“第三代”。 新灵四重奏、灵晶三重奏、琥珀四重奏是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的队伍。 他们也是从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走向世界舞台的新鲜血液。

上海音乐节_音乐帐篷节_印度大壶节音乐/

《汉族四重奏》

德国和奥地利的民间音乐对古典音乐有重大影响,尤其是德国和奥地利的音乐流派。 音乐节还将重点关注民族音乐对古典音乐的影响。 将特别邀请维也纳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民乐团来表演,看看他们如何跳舞。 华尔兹,如何唱德国和奥地利民歌。 同时举办“民间音乐与艺术音乐聚焦”专题讲座以及“德国和奥地利民间舞蹈”、“约德尔歌”工作坊,鼓励音乐学生学习民间音乐,加深对古典音乐及其起源的认识。

欧洲室内乐联盟学院艺术总监约翰·梅斯尔是室内乐演奏和教学领域的权威。 音乐节期间,他还将带来“室内乐解读”专题讲座,并与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艺术总监见面。 蓝汉城首次同台演出,并在闭幕音乐会上演奏了勃拉姆斯F小调钢琴五重奏。

约翰·麦瑟尔和蓝寒城十年前就认识了。 一个拉小提琴,另一个拉中提琴。 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是亲密的朋友,但直到今年,他们才第一次有机会一起同台。 蓝汉城感叹,“认识他之后,我们几乎每年都会在不同的国际音乐节上见面,总是谈论音乐,总是分析哪个组合更好,但我们从来没有一起演出过。”

除了音乐会之外,音乐节还将举办讲座、工作坊和大师班,由来自奥地利、丹麦、法国、意大利和中国各地的专家指导。

其中,大师班极为受欢迎。 来自全球39个乐团的141名学生报名参加了大师班。 西安音乐学院、哈尔滨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音乐节期间,由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副主任吴淑婷主编的《青少年弦乐合奏作品集》系列第一册《歌舞》也将正式推出。 这套书收录了各类合奏乐谱,将为国内室内乐教学提供重要的文本依据,为学生室内乐练习提供宝贵的素材。

室内乐传统火炬传递

上海音乐学院是中国室内乐教学、演奏和系统化的先驱。

1960年,商隐三年级学生于丽娜、丁芝诺、吴菲菲与青年教师林映蓉组成上海女子四重奏,在德国舒曼弦乐四重奏国际比赛中获得第四名。 这是中国乐团首次参加国际比赛。 讲台。

1983年,为了备战朴茨茅斯国际四重奏比赛(1985年举行),四位商音学生李伟刚、李洪刚、马新华、王征组成了上海四重奏。 在比赛中获得第二名。 36年来,上海四重奏的音乐家几经更迭,但他们始终屹立不倒,依然活跃在国际舞台上。

汉族四重奏成立于2011年,相当于上海音乐学院四重奏的“第三代”。 它是在上海女子四重奏几位前辈的鼓励和关怀下成立的。 颜老师是上海音乐学院及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青年教师。

在指导和支持上海音乐学院室内乐发展的过程中,81岁的丁志诺是最重要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她还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国内室内乐发展的困难。 “没有乐谱,没有教材,演出场地也不对,大多是聚会场所,不适合听室内乐。后来建的音乐厅也是为了交响乐,有不小”室内乐厅。”

丁志诺回忆,1979年,几位澳大利亚老师带来了一些室内乐乐谱,他们赶紧抄写练习,但由于抄写效果不好,练习后所有音符都飞走了。 上海四重奏要出国比赛,借乐谱要历尽千辛万苦。 其中一些乐谱是丁之诺从美国高价买来的。

“四人组很难留下来,很多人毕业后就分手了。” ”这么多年了。

白天教学任务繁重,晚上则进行室内乐排练。 作为汉族四重奏的一员,小提琴家吴淑婷亲身经历了四重奏的艰辛,甚至笑称他们多次濒临解散。 很多前辈的故事,无论多么困难,我们也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困难,所以我们会坚持每学期有一个活动,一步步学习欧洲室内乐传统和欧洲曲目,推广中国作曲家优秀的室内乐作品。”

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艺术总监兰汉成表示,室内乐就像乒乓球双打或花样游泳。 不是根据个人性格,而是需要默契。 在他看来,音乐院校的人才培养就像一座“金字塔”——既要培养能够站在金字塔顶端、赢得国际比赛的精英人才,也要培养金字塔底层的精英人才善于合作,能够成为乐团合作人才中优秀的音乐家。

上海音乐学院国际室内乐中心主任刘兆鲁补充说,99%的音乐学院学生毕业后都进入乐团工作。 对于如何并行培养精英人才和合作人才,上海音乐学院目前已形成共识,也有更明确的规划。 发展目标来看,举办“首届室内乐艺术节”恰逢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