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款识明末清初流行印章款__紫砂之家

大约到明末清初开始逐渐流行印章款,据考许晋候的《六角水仙花壶》壶底有许晋候制篆文圆印,乃是我们所见由刻款改用印章的较早实物,此壶现藏旧金山亚洲美术博物馆。不过这个时期的紫砂艺人刻款和印章还是并用的,如惠孟臣、陈鸣远制的壶,孟臣壶一般是在诗词或吉祥语章之下镌刻惠孟臣三字。

 

鲍雯君作品:年年有余

陈鸣远可能是最早把书法篆刻艺术施展于壶上的第一人。他的印款浑朴苍劲,笔法绝类褚遂良,行书款识鸣远二字时人赞其有晋唐风格。鸣壶一般是刻款与钤印并用,且大多是放在一起,这一特征反映由刻款向钤印过渡时期的特点。

陈曼生承袭了陈鸣远的路子,在紫砂壶史上他首次把篆刻作为一种装饰手段施于壶上,曼生壶因壶铭和篆刻而名扬四海。曼生壶的底印最常见的是阿曼陀室方形印,仅少数作品用桑连理馆印。像阿曼陀室已是专用于曼生壶的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