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道洪大师的紫砂之道__紫砂之家

何道洪,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宜兴蜀山人,生于1943年。拜师于王寅春门下,深得名师真传,练就制作方器、圆器与筋纹器等器形的扎实功底。而后并获素有陈鸣远第二之称的裴石民先生指导,琢磨花货及仿生蔬果的制作技艺。曾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修习陶瓷相关课程,深研造型、装饰设计,涵养创作美学。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多件作品被故宫博物馆、中南海紫光阁、香港茶具文物馆、中央工艺美院收藏或选作国家礼品,其作品有着独特的个人风格。所设计的砂壶稳重大方、精工细致,器形力度、动感十足,韵味深厚。于光素器圆润敦厚、气韵深蕴,筋纹器工精艺谨,花货细腻优雅。

一场紫砂黄金梦,引发了前几年紫砂行业的疯狂、失序、失控。从业人员从几千人激增到超过3万人,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伪品、劣品、滥品充斥市场。疯狂劲过去,紫砂价格曾一度跌入低谷。

在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何道洪看来,经历一场价值回归,把反常的超高价位拉回到正常价位,还原紫砂的本来面目,这无论对紫砂从业者还是广大壶迷都是好事。

何道洪被紫砂业内认为是继壶艺泰斗顾景舟之后又一位实力派大师,是当代紫砂艺人的领军人物。他的壶这两年在拍卖市场上炙手可热,拍价动辄几十万元、几百万元。

根据雅昌艺术网资料统计,2008年至今,各拍卖公司上拍何道洪紫砂作品125件,成交96件,总成交额6577.6万元。其中最贵的一把壶是今年6月21日长风拍卖拍出的集思壶,成交价747.5万元。拍卖场的规则是,精而稀为贵。何道洪的壶能拍出如此高价,奥妙全在精、稀二字。

何道洪:《饮水思源》

作为一位技术全面的紫砂艺术家,何道洪擅长光素器、筋纹器等,创作题材以松、竹、梅最为出名,风格敦厚、有张力。在紫砂界,除了技艺高超,他对精品的不懈追求亦为人称道。熟悉他的人说他的壶年产量最少,一年只制2-3把壶,但件件都是精品,可谓千金难得。而且,他的作品都是孤品,绝不重复。

1988年,何道洪的力作大松竹梅壶被港商高价收购。多年之后,又有台商要求复制一件,并许以高价报酬,但他拒绝了。他说,原因有二:一是真正的艺术品是独一的,不能随意复制,否则就是对收藏家的一种侵害;二是艺术不能为利所动,以金钱为目的很难创作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品。

曾经有人给何道洪出过一个好主意:向世界品牌学习,寻找代工,只要代工的作品达到了何道洪的标准即可。这样,既可以提高效率,还省却了藏家等待,两全其美。但何道洪对此嗤之以鼻,几十年来,他做壶都是亲力亲为,从不懈怠。即使是继承了何氏风格的两个女儿的作品,他也绝不会刻上自己的印章。

现在很多人觉得壶难做了,卖不出去了。其实,道理没变:首先,壶要精,要功底好,还要创新;其次,壶不能滥做,所谓的名品、精品、孤品,热爱紫砂、嗜爱茶壶的,怎麽能不收藏?何道洪说。

何道洪可以说是年少有成。他1943年出生在宜兴丁蜀镇,16岁进入宜兴紫砂工艺厂后,他有幸得拜紫砂七老中的两位为师。他先和王寅春学习制壶和雕塑技艺,在圆器、方器、筋纹器等方面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此后又投在裴石民门下,重点学习花塑技艺。他30多岁时就已经充分展现了取形摄神、浑厚古朴的何氏风格。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于当年10月22日出访日本这是中国国家首次正式访问日本。当时,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首相福田纠夫的一套紫砂茶具,正是出自何道洪之手。

据何道洪回忆,1978年立秋后不久,国务院派人来宜兴挑选紫砂茶具。由于出访时间紧迫,国务院工作人员只能从现有的茶具中挑选。可是,他们挑来挑去,始终没有找到一见倾心的茶具。

宜兴紫砂工艺厂领导将他们带到制作现场。此时的何道洪已经是一名辅导员,正在指导徒工做壶,旁边摆著一套由他设计制作的十一件梅桩茶具。这套茶具由一把壶、五只杯子、五只托盘组成,十一件全以梅为形,仿佛是一片梅花盛开,生机勃发。

前来挑选国礼的工作人员一看到这套茶具,眼睛一亮,当即做了决定。

弹指一挥间,这件事过去30多年了,但对何道洪来说仍然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是他壶艺生涯中不竭的动力。

也是上世纪70年代,何道洪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主修造型设计,在系统地学习造型设计及现代美学等方面的理论知识后,他开始反思传统的紫砂壶艺。

经反复试验,他终于形成独特的何氏风格:豪放、大气、遒劲。大松竹梅壶、集思壶、道鼎壶等紫砂作品一面世,便在紫砂界引起了震动。

如今,沉醉紫砂50多年的何道洪,不仅贡献出了累累硕果,而且还培养了一大批紫砂专业人才。此外,他还潜心理论钻研,参与编写图书,出版专著。

紫砂是有前途的。这不仅是从市场占有率来看,也不仅是从紫砂创新来说,根本原因只有一条:宜兴紫砂是中国的传统工艺品,是民族的,不是个人的。何道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