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孙璐教授

庚子新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牵动着全国雕塑艺术家的心。也同时影响了2020年度全国高校的教学计划,艺术教学也由现场教学改为云端授课。四月起雕塑头条将用若干期介绍各大美院、艺术院校雕塑系老师们的优秀作品,同时也可介绍云端教学成果。本期介绍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孙璐教授

本期人物

SUN LU

——————————————

孙璐

中国当代雕塑家。1969年出生于中国青岛,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雕塑学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委员。多年来从事直接金属雕塑的研究、教学和创作,主要作品有《鳍》、《人造祥云》、《车》等系列。所教授的“直接金属雕塑课”获中央美术学院首届优秀课程;雕塑作品持续参加国内外展览,论文发表于《美术研究》等多家专业杂志,出版多本教材、专著和译著;公共艺术作品被多个政府、艺术机构和个人收藏。多年带队指导的“钢铁之夏”国际青年金属雕塑创作营,创作大型金属雕塑作品五百多件,已形成学术品牌。

 

远观与近做——金属雕塑创作营

 

 

以中央美术学院为主导的“钢铁之夏”金属雕塑创作营,组织全国各大美院和世界知名美术学院的在校生,在地方政府和企业的支持下,以废弃工业零件为材料进行现场创作。雕塑营迄今已经开展了8届,共创作大型钢铁雕塑529件。

 

远观

钢铁是构建大型机器设备的重要材料,而对于山西或内蒙来讲,那些用来凿岩开矿,或水利灌溉的重型机械,是这些地区所独有的。产业转型使大量此类机械淘汰,老式车床钻机、管道锅炉一度堆积如山,这些本来与自然界的山川河流直接接触的人造金属构件,沉睡的身影更显巨大肃穆。

从十多年前,雕塑系和企业就开始了摸着石头过河般地尝试,到现在地方政府和学院合作介入,有系统有组织地开展创作活动,并逐步形成一种成熟的模式,这是合力与坚持的结果。将这些金属设备的功用性和工具理性,通过艺术家的创造力,使其变成具有时代与地方特色的文化产品,这需要包括地方政府和民间企业,以及高等美术学院,都具有文化气度和行为毅力。

多年的连续出力、出地、出资地开展雕塑营创作,是一种地方主体意识和文化自觉行为。这些满载精神元素的再造产物,使观者去回望当地的产业经济,重新召唤城市发展的历史记忆,同时凝聚市民的情感与共识,并激发人们对于城市未来愿景的想象。

 

近做

走出校园进入社会的年轻的学院艺术家们,在超越学识和理性知识的基础上,摆脱既定设计方案的禁锢,直接面对真材实料进行创作方式的突破。现场创作有利于艺术家专注于钢铁本身的特性,致力于开发出钢铁的极限表达,是通过实践去发现新思路的最好途径。实践意味着深度介入,意味着对新问题、新想法的不断发现与解决。在此,艺术家往往怀着孩童般的游戏心态,来听从直觉,迎接偶发,或随心即兴地进行建构实验,这样的创作往往因更加接近于自然的本真而更鲜活,同时艺术家也不会错过亲手实践带来的奇遇性。而艺术家创作或杜撰出来的世界,既有现实世界的元素和影子,可以将观者引入这个虚拟世界,同时又区别于现实世界的实际功用,这种新的秩序,虽然充满超现实主义的游戏特征,却恰恰是引爆思考的导火索。

作为传统意义上的现代雕塑,主张材料特殊性(medium specific),纯粹性(purity)。美国史学家兼艺评家弗雷德(Michael Fried)的论点,坚决支持各艺术形式之间的无可替代的,不能模糊的本质定义。这一点,也是我在学院基础材料教学中,一直贯彻的原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的理念从习惯于具象描绘的世界中,带入到富有逻辑思考的,善于抽象总结与概括的专业状态中,虽然这种转变在以往的传统美学训练中,往往是最费力不讨好的,但事实证明,在使用巨大机械部件创作时,这种组织概括能力却成为了作品质量的最有效保证。

而这个概念到了罗莎琳·克劳斯(Rosalind Krauss)那里,戏剧性则是至关重要的,从而让雕塑通过剧场效果,或时间概念来做一个突破。这样就大大拓展了雕塑营创作样式的单一性。雕塑营上百人集体创作的现场也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巨大的剧场,艺术家和助手们在建构艺术作品的同时,也像是在表演,艺术家们互为主角互为观众般地交互,可以说每个人的作品中都或多或少地融入了其他人的元素,形式的或是精神的,这是一个与互通与互进的过程。

 

前路

这些放置在公共空间的工业雕塑,有自己的特殊情境,它们具有刷新雕塑本来身份的戏剧性。作为艺术作品,观众的体验是关键。无论是艺术家的亲力亲为,还是观众身体到感受的参与或启迪,都是沉浸感(immersion)。“沉浸式体验”是现在谈及城市规划常有的时髦提法,这里应该强调的不仅是简单的公众参与度,还有艺术家作为专业人员在精神上的建构的启迪与引领作用。

多年来,多方合作,认真地做了这么多的“无用的大机器”,乍看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不过这正是“钢铁之夏”的“无用之用”,这些机器是疗愈的机器,是那个并未走远的时代能量的重组。发现与重组,都是在遵循着工业的性格,这些作品,是建立在对过去时代参照下的,从社会功用中提纯了的一种独有精神,是其他艺术形式难以替代的特殊存在形式。这些近乎游戏的创作方式,探索了对当地条件的随机应变而产生的意外能量。探索无用机械美学,探求纯粹形式之外的,具有启发性力量的新认识论,公共艺术的新可能性。

近年来,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前后一贯的行政行为和文化策略,对一座城市文化发展的重要性。“钢铁之夏”即是在这样的文化眼光和人文情怀下的直接产物。“官、企、学”的铁三角的关系,正在完善成可持续性发展的良性机制。学院与社会的对接,对青年艺术家来讲,是一个从求知走向独立的蜕变,创作的作品所面对的对象从美术学院的艺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