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研究院雕塑院常务副院长郅敏

 

庚子新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牵动着全国雕塑艺术家的心。由于疫情也影响了2020年度全国高校的教学计划,艺术教学也由现场教学改为云端授课。四月起雕塑头条将用若干期介绍各大美院、艺术院校雕塑系老师们的优秀作品,同时也可介绍云端教学成果(投稿邮箱:dstoutiaovip@163.com)。本期介绍中国艺术研究院雕塑院常务副院长郅敏教授

 

艺术家介绍

ZHI MIN

——————————————

郅 敏

 

1975年出生

中国艺术研究院雕塑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研究生导师。

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委员会委员、院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评委。

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雕塑艺术委员会常务副会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委员。

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委员。

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理事。

北京美术家协会理事。

联合国教科文国际陶瓷学会(IAC)成员

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机构(IOV)成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社科基金“20世纪中国现代雕塑的民族化问题研究”课题负责人。

国家艺术基金“天象四神”创作课题负责人。

2011-2012年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中青年美术家海外研修工程”赴法国研究雕塑。

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文学硕士学位。

2006—2007年赴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学习。

1997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获文学学士学位。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负责人。

国家艺术基金项目负责人。

参加国内外联展数十次,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宁波美术馆、中国雕塑博物馆、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中欧文化中心、中央电视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美术学院等机构收藏。出版著作7部,发表文论40余篇。

 

个展:

2020“温控——郅敏新作展” 北京中粮集团

2019“立夏——郅敏作品展” 北京红门画廊举办。

2018“万象——郅敏作品展” 武汉电建集团美术馆举办。

2018“万物——郅敏公共艺术作品展” 苏州李公堤。

2017“天象——郅敏作品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2013“郅敏雕塑展” 巴黎中国文化中心, 法国巴黎

2011“郅敏作品展” 中欧文化中心,法国斯特拉斯堡

2008“郅敏雕塑作品展” 雅巢画廊,上海

2007“郅敏雕塑作品展” 上海美术馆,上海

 

 

《海籁》局部 陶瓷、金属 340x340x80cm 2019年

 

 

 

中国形而上学的当代成像

 

文/唐尧

 

 

去年,郅敏的作品《河图洛书》在中国美术馆首次亮相,我曾专程来看。当时的感觉是郅敏从根本上一变,他在创作方法上有大的改变,开始出现鲜明的个人艺术语言。主题借用了“河图洛书”这个文化符号,但就文化的根源性价值而言,我感觉艺术家还在摸索之中。

 

2017年郅敏中国美术馆个展展览现场 摄影:孙青青

 

但是这次我觉得不一样。时隔一年,再次看到郅敏中国美术馆个展“天象”的新作品时,我感觉他的整个一条线是有文化野心的。“河图洛书”是我们中国最古老的形而上学。中国人的思维和陈述是从形而上学开始的。比如“千字文”一上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星座天象就来了,千字文特别明显。三字经也是这样,开篇:“人之初,性本善……”先抛出一个非常形而上的东西,再慢慢往下推。所以郅敏的叙事是特别中国的叙事方式,是从一个非常形而上的点开始叙述,河洛易数,四神天象,再到二十四节气……郅敏这次的作品让我看到了他试图用一种自己的语言去转述中国传统形而上学的宏大雄心。

 

《天象四神-朱雀》(鸟瞰) 陶瓷、金属 620x150x220cm 2017 武汉东湖

 

然后我从三维立场来分析。第一维首先是方的宽度。我强调说“用艺术家自己的语言”,是因为郅敏这两次组织材料的方法是具有一种制作意义上的原创性的。这个方法非常好地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陶瓷的尺度问题。景德镇有世界上最大的缸,有世界上最大的瓷瓦,但陶瓷再大,因为它的薄胎与巨大雕塑造型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都不能达到太大的尺度。但是郅敏的方法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利用磁铁把陶瓷的小单体附着在特定的巨大形体之上,就像动物身上长羽毛、长鳞片,是长上去的,这样就有了无穷的可能。这种向自然生命的多样性进化学习的方式,在我讲的七个未来美学斜面中属于“象生美学”。“羽鳞法”的背后,衬托着“海咸河淡,鳞潜羽翔”的生命诗性。

这种做法对陶瓷,对这种最中国的传统材料的表现力是很大的贡献,开启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想象空间。

 

第二维是形式语言的深度。我一直强调说雕塑的形式语言有三个最核心的语汇:它的形、空间和材质。先说形。比如青龙,他做了25种单体形,它们是切割的,给人坚硬的感觉,很合东方青龙的气质。而南方朱雀的单体形则像羽毛一样,是流线型的。这种形的语言在里面,让我们这些搞雕塑的人颇有满足感。它有雕塑语言的基本面做支撑。再说空间感。这么大的体量在展厅里略显局促,感觉互相之间有点挤。如果那个厅比较大,有点暗,如果雕塑的后面还有退开的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