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传统现实题材木版年画的意义

摘要:木版年画继承了民间风格和绘画风格,而荣宝斋则继承了中国古典绘画。 发展现实题材的创新年画,仍然是延续民间版画艺术的一个好途径。

关键词: 绘画 写实 论文

印刷术是中国人的一项伟大发明,雕版印刷术在唐代就已流行。 敦煌莫高窟发现的《金刚经》印成于唐咸通九年(公元868年)。 这是现存最早的印刷书籍。 卷首的《对话图》是现存最早的木刻版画。 后来木刻版画的应用不仅在书籍中流行起来,还独立使用了佛画、门神、纸马、年画、纸钞等门类。 其中,木版年画已成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绘画形式。 全国各地的木版年画在题材、内容、形式、制作技艺等方面都有共同的特点,又因地域、风俗、审美习惯等的差异而各具地方特色。 ——津冀地区,有北京荣宝斋木版水印、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河北武强木版年画三大著名传统木版年画。 这三个地方的版画各有特色,又有内在的联系。 荣宝斋木刻水印始于光绪丙申年(1896年)。 “荣宝斋铁托”成立于北京琉璃厂景园胡同,刻诗书信,传承中国传统“祾版”(注1)印刷技术代代相传一百多年,并发展成为能在丝绸上手工印制二尺大幅重彩木刻水印的绝活。 荣宝斋制作的木版水印作品主要是中国书画作品的复制品。 它们的技术性大于艺术性,是中国手工水印复制行业的代表。 其最大的特点是可以打印宣纸油墨的墨迹模糊效果。 尤其是在天气干燥干燥的北方,打印出滴水的水彩画并不容易。 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创作于明代崇祯年间。 他们在继承明代木刻版画传统的基础上,采用木版套印与手绘绘画相结合的方式,创造出清新明快、丰富细腻的艺术风格。 其最大的特点是手绘染色,不仅使画面色彩丰富,而且色彩变化细腻自然,特别是在将人物皮肤表现得栩栩如生。 其行版印刷是一种常规技术,但有些作品更为复杂细致,尺寸也较大。 吴强的木版年画始于何时,目前尚不清楚。 根据中央美术学院柏松年先生的研究,推测不会超过明代,但清代康熙、乾隆时期已达到顶峰,但好在记录在案。 到光绪年间,品牌多达144个。 至于武强为何发展木版年画产业,没有明确记载,也很难说清楚。 相传与明初杨太监回乡开设纸铺,出售五彩纸过年有关。 吴强早期的年画已无迹可寻,风格也无法考证。 现存作品均为清代以后印制。 从这些作品的风格来看,是正宗的北方风味加民间风味,线条清晰,色彩丰富。 ,强烈的对比和广泛的雕刻。 总体而言,这三种木刻版画因其面对的消费群体不同,风格也有所不同。

荣宝斋的木刻水印工艺复杂,制作精细,多为名家作品临摹品。 数量少,价格高。 消费者大多是高收入人群,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 这使得荣宝斋制作的作品充满了优雅和书卷气。 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生产于经济发达的港口地区,主要消费者是城市居民,这使得其风格多了几分艳丽、市场化、粉化。 武强木版年画盛行于相对偏远的县乡村,消费者多为农村人口。 作品数量大、价格低。 印刷不拘一格,粗放率直,风格充满民俗气息。 作为中国北方木版年画的代表类型,荣宝斋木版水印、杨柳青木版年画、武强木版年画之间有着源源不断的文化联系。 首先,北京在元、明、清时期是中国的文化中心,这也促进了木版印刷业的发展,其中木版印刷业居全国之首,其中包括版画和版画插图。 上海嘉定陵出土的北京永顺殿刻的插图咏叹调,以及明代北京悦嘉书店刻的《西厢记》插图本(注2)可以佐证这一点。北京大学图书馆。 北京雕版印刷术的繁荣,为京津冀地区雕版印刷术的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基础。 另外,据薄松年先生考证,上海明陵出土的《北京永顺堂歌声版》插图与武强早期登方年画的艺术处理十分相似。 北京明清神像与武强神像的风格和形象也相似。 吴强的半印半画的戏曲年画与杨柳青的画很接近,有的甚至一模一样。

这一切都表明,这三个地方的版画之间存在着上下文联系。 此外,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区华北联合大学文学艺术学院美术系师生随学校迁至毗邻武强的辛集镇。 在系主任江枫的带领下,他们对以武强为中心的民间年画进行了调查研究。 走访民间艺术家,收集民间年画,将民间年画融入学校教学和创作。 后来,这些华北联大的美术老师大部分都去了北京,其中不少人成为了新中国美术界的中坚力量。 武强民间年画的影响也随之带回了北京。 解放初期,在河北省石家庄成立的大众美术社(现河北美术出版社)聘请了一些武强年画刻制艺术家,从事年画刻印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年画的出版被现代制版印刷技术所取代。 这些武强年画雕刻艺术家被调往北京荣宝斋继续从事木版印刷工作。 1958年,部分雕刻技师被调往天津杨柳青画社从事年画雕刻工作。 如果说武强的木版年画最初是在北京、天津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那么建国后,武强的木版年画就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北京、天津。 中国传统木版年画的题材大致可分为纸马、戏曲经文、仕女娃娃、山水花鸟、民俗时事、喜庆吉祥、巧夺天工的字画等。神纸马和戏曲经典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木版年画中常见的题材。 其他主题根据地区的不同有不同的侧重点。 杨柳青美丽的娃娃让人过目不忘,吴强的古典历史故事更独具特色。 荣宝斋的木版水印虽然不属于木版年画的范畴,但从其工艺和用途来看,也应该属于木版年画系列。 首先,中国传统的木版年画都是木版水印,但荣宝斋的作品版面更精细,印刷更精细。 其次,荣宝斋的作品与木版年画有着相同的目的,都是为了走向大众。 大众的欣赏需求是通过复制来满足的,但与木版年画相比,荣宝斋的作品属于限量版。

木版年画继承了民间风格和绘画风格,而荣宝斋则继承了中国古典绘画。 荣宝斋木版水印、杨柳青画、武强年画都在2006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一传统艺术看似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和传承,但通过笔者的调查研究,我发现有危机潜伏,前景堪忧。 荣宝斋木刻水印以复制中国名画而闻名于世,但在先进的现代印刷技术面前却显得落后和逊色。 尤其是从日本二元社开始的复制印刷技术的普及,对荣宝斋的木版水印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影响巨大。 确实,荣宝斋木版水印在复制中国现当代名画方面可以说是“二流到正宗”,但在复制古画尤其是帛画方面,仿真程度实在是无法比拟的。现代印刷产品。 此外,荣宝斋复制的现当代著名艺术家的作品进入市场后,被不法分子当作真迹来牟取高额利润,欺骗了很多消费者。 荣宝斋实际上充当了造假窝点,不少收藏家对此表示关注。 荣宝斋的木版水印,令人警惕又恶心。 我认为荣宝斋的木刻水印复制品应该加盖复制印章。 同样,杨柳青、武强年画的经典图案也大多被现代印刷所取代。 在天津杨柳青古玩城的年画店里,大部分线条版年画都是丝网印刷的,纯木版手工水印的年画所剩无几。 武强年画的销量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 最大的订单是生产挂历(注3),而挂历厂的订单也在逐年减少。

无论杨柳青还是吴强,市面上印制的年画风格都非常单调,没有什么有创意的新作品。 《六子争头》和《朱砂钟馗》都是两地所印的画作。 造型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杨柳青的《六子争头》是手工上色的。 每个杨柳青画店里都有一个抱着大鱼的胖娃娃,但在吴强的年画店里,神才是主角。 画册、博物馆中看到的大型歌剧、古典、历史作品都已消失。 许多专家学者呼吁对濒临消亡的民间木版年画进行抢救和保护,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民间木版年画的未来命运仍令人担忧。 然而,一些传统文化的消失或许是历史的必然。 例如,现在的印刷厂已经没有人雕刻印刷书籍了; 而且,几十年前,家家户户都用木版水印鬼币来祭祀祖先。 现在,鬼币全部被机器彩色模拟印刷所取代。 另外,现代家庭已经没有地方张贴年画了。 中央大厅的画被电视墙取代,落地窗帘取代窗户的画,防盗门上贴“福”字时打洞露出猫眼。 当人们想到民间木版年画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门神画、天地神的雕像; 当人们想到荣宝斋的木刻水印时,可能首先想到的是现代著名艺术家的水墨画。 其实,就传统木版年画的题材而言,有一类题材一直被大家所忽视,而也正是这一类题材才可能让这门传统艺术得到更好的发展。 这类题材是传统木版年画中的写实题材,主要包括描绘现实生活的风俗画和时事题材的作品。

代表作品有《士农工商图》(光绪·东风台)、《庄家庆好年》(光绪·东风台)(注4)、《共庆好年》(杨柳青)、《聚会》 《踩高跷》(杨柳青)、《过元宵》(杨柳青)、《北京人抢当铺》(杨柳青)(注5)、《农民忙活》(吴强)、《四川实景》 (吴强)、《河间府演》《大曹》(吴强)、《两军南口之战》(吴强)等。在武强年画的发展史上,此外从最初表现重大事件、新闻、新事物的年画到后来的“年画”革命年画”和解放后农林牧副渔业年画。 这些具有时代气息的写实题材年画,使武强年画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不断焕发活力,历久弥新。 特别是“革命年画”时期,一批优秀的中国画家参与创作,涌现出许多感人至深的作品。 一些画家还在自己的创作中吸收、借鉴了民间年画的艺术特点,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

人们可能对黄永玉的《阿诗玛》系列画作和《齐白石雕像》很熟悉,但如果说它们是原版荣宝斋木版水印,大多数人可能并不知道。 1953年,黄永玉受中央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江枫指派,前往荣宝斋向田永清大师学习木刻水印技艺。 学成后,黄永玉在中央美术学院成立木版水印工作室,随后创作的木版水印《甲》《诗》系列画作成为中国版画史上的经典作品。 我们或许可以从这些例子中得到一些启发。 写实题材的创新年画的发展,不能不说是延续民间版画艺术的一条好路。 有人说,最好的传承就是创新。 这个道理或许也适用于民间木版年画这一古老艺术。 民间木版年画行业创作人员普遍短缺,缺乏专业创作人员的参与。 当今的创作大师大多是只能再现旧画的民间画家。 专业院校毕业的学生很少从事这个行业,更不用说著名艺术家参与创作了。 将民间木版年画技法与高校美术教学相结合,应该是一种文化责任。 近年来,为画家临摹丝网作品在中国悄然兴起,这或许也是对中国传统木版印刷业的一个启示。 利用中国传统木版印刷技术为画家提供服务,应该对画家有一定的吸引力。 我们衷心祝愿中国木刻版画这一精彩的传统艺术能够不断繁荣发展。

参考:

[1] 王迅、于峰、张光宇、王树存、李群于《美术》杂志1956年3月号的文章

[2] 薄松年着. 《武强年画选》,石家庄:河北美术出版社,2009.9

[3]刘健,韩祖印主编。 《中国杨柳青木版年画选》,天津:天津杨柳青画会,1999.6

[4] 沉念乐主编. 《琉璃厂历史绘画》,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5

【论文论传统现实题材木版年画的意义】相关文章:

木版年画阅读答案12-19

浅谈传统文化的意义08-28

初中鲁迅作品教学论文08-22

绵竹年画阅读答案12-10

深色多彩年画02-20

东风台年画阅读答案06-29

感恩主题作文12-07

环保主题作文12-01

论人生意义议论文-议论文10-20

传统议论文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