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刻漫论—一粟

1、探源
紫砂的陶刻艺术源远流长,形成优良的传统和强烈的艺术风格,绝非一朝一夕的事。追溯陶刻的渊源,可说是随着紫砂陶制作的创始而萌芽,元人蔡司沾《霁园丛话》里就有余于白下获一紫砂罐,有‘且吃茶,清隐’草书五字的记载,由此说明早在元代紫砂器的初创时期,已在紫砂器上进行陶刻了。
紫砂的陶刻工艺与坯体制作,造型设计是分不开的。陶刻的装饰作用远远超过了其装饰的本能。初期的陶刻也许仅记载着制作者的名号而已,如明代的供春壶、时大彬等人的名器,后来随着审美意识的提高和觉悟,开始在壶身雕刻诗词和书画。作者的姓名仅刻在壶底或壶盖的子口上。这些,在清代吴赛的《阳羡名陶录》中记载凿凿可据。由于清初铭刻的时行、书法艺术的追求在壶艺本身的同时也被带动起来,有不少制壶名工,.曾在书法方面下过功夫;这样,逐步形成了书画陶刻艺术与紫砂工艺浑为一体的风格。趋向厚重端庄、清雅超脱,并且具有浓郁的艺术个性,或以书画同源之笔的刀法表现飞白,求得笔情墨趣的神采韵味;或以迹简意咳舍形求意,表现出中国画淡雅的情调,发展至今,更具时代风貌的陶刻艺术日臻完美.以立意新颖,章法错落表现的精品屡见不鲜,构成了陶瓷行业中一门独特的工艺装饰风格。
2、陶刻艺术的特性
陶刻艺术的特性是以刀代笔,以特制的刀(这种刀不同于金石刀,亦不同于木刻刀)在紫砂坯体上巧妙运用指、腕、肘各部的力量,灵活自如地刻画。它大多表现中国书法,绘画的点、线、面以及墨色的浓淡、用刀的深浅、线条的粗细、力度的刚柔、画而的方圆、章法的曲直、刀路的交又诸多变化,以表达出作品的整体意念及思想感情。
陶刻的表现技法丰富多采。双刀正入法(指刻底子)先用墨稿后适其迹而运刀。技法上讲求运行自如,不留痕迹。上刀下刀,顺刀逆刀不拖沓松驰,行刀时一刀划到底,不滞刀,轻重深浅恰到好处。各种书体,各种画面也有不同的刀法处理。其中要领当然要以明快果断,气脉相连来表达神韵,前人以快刀在刚料好的湿坯体上铭刻,有自然挺秀,古扑别意,使人耳目一新的晋唐风格;亦有一种一根笔道往往由多次切刀法接成,锋刃起止,似合而离,流露出犀利的刀痕,尤如书法中提按使转,顿挫起伏的笔意。
单刀侧入法,一般不易掌握,它是荟集书画,金石、文学修养而一体的综合表现。操作者必须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及艺术素养,并且需具备双刀正入法的一定熟练基础,有扎实的运刀技巧,并能通晓诗、书、画、金石诸艺术恰到好处地融汇一体。否则,作品则是重匠气而少书卷气。达到较高的境界则要求作者胸有成竹,意在刀先,未着刀先构思布局,下刀准而洗练,一刀起落都必须注意笔划的起势收势,刻时全神贯注,一气呵成,既要放得开,又要收得住、千净利落,胆大心细。这样,方能从刀中见神采,刀下见神韵。这种刻法的刀痕明显,锋芒毕露,刚劲挺秀,有如书法中之狂草,画中之写意,给人以气势磅礴,奔放雄浑之感觉。
除此以外,还有涩刀、迟刀、满刀、轻刀、切刀、带刀等多种刻法。至于沙地刻、阳文刻、着色刻等都属前二种刀法之源。
由于紫砂陶刻艺术与紫砂器皿风格形貌取得和谐而协调的一致,使紫砂陶刻既不同于一般的民间画派又不属于旧的宫廷画派而比较接近于文人画派但又独立成一体。
3、陶刻的发展及演变
早期的陶刻工具是削竹为刀,先以署名为主,后来,照名人书画格式依法镌刻并署姓名,为此,使宜兴紫砂名气益盛,达官显贵,文人墨客,趋之若鹜。明清两代,来宜兴定刻制文房玩具者为数甚多,如项元沛、赵宦光、陈眉公、董其昌、邓濮、顾元庆、郑板桥、吴大溦、任伯年等,定制壶器均署室名或人名以传世,后人称为:名工名士允称双绝的无上妙品。由于书画已成为砂艺的一个组成部分,时人在品评砂器的优劣时,亦以书画作为标准之一,形成壶随字贵,字随壶传的说法。
紫砂器上铭刻题辞如款署的盛行,推进了文人直接参于创作活动。很多作品,反映了文人歌唱吃茶生活之乐趣,如时大彬壶,壶身镌铭曰:一杯清茗、可沁诗啤。用卿壶镌:山中一杯水,可清天地心。
由于文人的参与使紫砂陶刻向前进了一大步,到了清嘉道间,陈曼生出样、杨彭年制作的曼生壶更使陶刻日臻完美。曼生壶大都请书画名家亲手撰词镌刻,皆有传器可证。这种好尚兴趣,多少推进了陶刻的发展,到了清末,由于紫砂产品的数量增多,陶刻艺人队伍逐渐扩大,并涌现出许多高手,如陈懋生,陈研卿,沈瑞田、芦兰芳、韩泰,邵云如等人。解放后还有陈少亭、任淦庭等艺人。
陶刻艺人辈出,技法不断创新,从原来单纯的一二种刻法发展到近十种刻法, 刀法也不断改革,出现多种式样不同要求的造型。从原来的斜尖形发展成平形、三角形、锯凿形等。用以不同要求的画面装饰,新的工具使新的画面出现新的风格。古淡奇拙,别具气势,既有力度的镌刀感又有笔意的书写感,这种工具及技法的演变使陶刻工艺大大发展了一步,为陶刻的未来展现更为广阔的前景。
4、陶刻创新之我见
陶刻看起来易入门,但真正入门者非易!精于此道,更需刻苦深研,日久月长才能步入成功的殿堂。在继承和发展陶刻工艺这个主题上,必须持维承严谨传统的艺术风格为主,师古不泥古,但不囿于老的章法、老的格局,在扎实的基础上,融汇贯通各门艺术,博采众长,汲各门艺术精华于一体,化为我有,自我完善,这样,才能塑造全新的自我,创造新的具有独特时代风格的个性来。
要达到这样一个意境,必须走创新之路,创新是门难事,紫砂陶刻姣姣者不乏前人,在创新这条路上试图可作以下几点方面的探索
(1) 工具的改革
故人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陶刻这门手工工艺来说,工具的改革,至关重要。陶刻艺人,一定要学会创造各种形体的刀刻器以适应各种画面的需要,以达到较好的艺术装饰效果。
(2) 技艺的创新
从以前的作品中已经看到了诸位陶刻家运用各种技法镌刻的精品,倍受欢迎。在风格的创新上可以变化各异,在技艺上也可以运用堆、雕、刻、刮、琢行各种技法交叉出现,如去年本人创作的一套以此技法为主的四件艺术挂盘、赴港展出,影响较大。这说明,陶刻的路子完全可以运用各种手法来表演,肯定是受欢迎的。
(3) 泥色的运用
紫砂以五色土为主,烧成后色泽变化纷呈。因而可以恰到好处地运用各种自然泥色来表现不同的画面,特别是瓶、壁饰等陈设品的设计效果会更佳。
当然,陶刻创新的路子是十分宽广的。可以在实践中作为更广泛的探索,目的仍在于使陶刻这门独具民族色彩的工艺技术进一步发扬光大,使紫砂这颗工艺美术的明珠更加璀灿夺目,光耀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