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芳军如意珠 逍遥竹__紫砂之家

三月的江南总是笼罩在烟雨中,走过细雨蒙蒙的街道,难免会感到几分春寒和压抑。推开牧泥居的大门,一股茶香扑面而来,围桌而坐,轻捧一杯沏好的香茗,暖意融融,嗅着淡淡的清香,轻抿一口,先涩后甘,驱散了几分雨天的阴霾。

闲聊中,周老师拿出了她的新作《逍遥竹》。远看这把壶,如一根三节竹,挺拔耸立,尾部绕一根竹枝便成了壶把,前部一根被截断的竹枝虽然低垂着头,却依然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凌霜竹箭傲雪梅,直与天地争春回是竹的自信;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是竹的坚强;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是竹的清高。周老师的逍遥竹也继承了竹的秉性,不与乌烟瘴气同流合污。

周芳军:《逍遥竹》

细看这把壶,壶盖上串一粒绞泥珠子,纹理缭绕却别有一番韵味,更与传统固定珠子不同,沏茶倒茶间,珠子来回波动,发出轻灵的声响,不禁让人联想到风吹过竹林,竹子随风而舞,轻灵飘逸洒脱自得,给人一种逍遥于天地的遐想。

掀开壶盖,发现在上居然一改传统的盖杯造型,在传统壶唇的内部又加了一圈壶唇,两圈壶唇与壶颈正好可以镶嵌在一起,天衣无缝,远远看去也仿佛在壶身上加了一个小竹节,可以周老师功力之深厚。

茶壶底座也一改往日低矮茶壶底座设计,再原有的底座基础上加了一个更高的底座,两圈底座浑然天成,看着简单明了,却不知道要完成这一步需要多么深刻的基本功。让底座更高,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之意。

周老师闲下来的时候泡一壶茶,茶香弥漫了牧泥居,飘满了整个春天,而思绪也溢出了脑海,随茶香流逝,随风逍遥于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