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酷爱茶道的篆刻家__紫砂之家

左家奇教授,号泉石、61岁。长期从事高校艺术教育,痴于篆刻,热爱茶道,任浙江省金石篆刻专委会常务副会长。早年师从剡溪商敬诚先生、山阴沈定庵先生、杭州刘江、余正先生研习山水花鸟、书法篆刻,尤喜篆隶书体、秦玺、汉印与明清流派印,出版有《篆刻艺术》《篆刻技法》《艺术鉴赏教程》等。近十年仰慕西泠陈曼生,开展文人紫砂铭刻与探索,意在传承西泠曼生壶遗风。

他的工作室里,摆满了他篆刻的各式茶壶、紫砂文房、花器等紫砂器具,其中有不少是他与王伯敏、刘江、孔仲起、钱大礼、关宝琮等书画名家合作的名人紫砂。左教授说:书画家在壶上留书画,但是再要刻出来就很难了。你要让匠人临刻也可以,但是匠人没有几十年的书画功底,就不能保留原作者的笔意、韵味。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当左教授开始实践这件事后,才明白为什么自曼生以后,只有为数不多的文人与匠人合作,尤其以后至今,几乎难再现文人紫砂的巅峰,因为这实在太难了,在已经成型的紫砂壶上刻字绘画,并不容易。每一刀下去都必须精准无误,且笔力老到,容不得半点差错,每一刀都需要数十年篆刻功力的凝结。

据介绍,在陈曼生之后,虽然有少量的文人壶出现,但一直到清末,才又有一次颇具新意的传承。当时宁波林家在院内自造窑址,何心舟、王东石等人被林家请去烧制紫砂壶,以有清代王羲之之称的宁波书法家梅调鼎为主,林家同时从上海请来书画家胡公寿、任伯年、徐三庚等人合作,底款浙宁玉成窑造,这是一个诗书画印超一流水平的团队,作品突破壶的范围,以文房雅玩为创作对象,以博古与儒释道为特色,而这也是文人紫砂又一新高峰。但是只持续了一年,共制出300余件作品后,文人紫砂盛景再次中断。现在,这300余件作品,价格最低的也要数十万以上。

左教授觉得,曼生遗风最应该在杭州得到继承。因为历史上文人紫砂所有的高峰,都是在杭州以及杭州周边浙江文人合作下完成的。但是,他虽有几十年的篆刻、书法和绘画功底,但要找一个制壶大作手却很难。因为,十年前紫砂壶的价格已经被炒上去了。高手制壶动辄几万、十几万的价格,如果要经过文人壶书画、篆刻、搬运和再烧制的过程,风险很大。而一般普通的壶,左教授又耻于落刀。

巧合的是十年前,经人介绍,左家奇在宜兴见到了营林法,一个厚道的制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