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跃明论壶——略谈紫砂茶壶坯体的砂粒组成

现在,由于赏壶者对于坯体土质的欣赏眼光进步了很多,选壶的要求除了形体,土胎和印款外,对于坯体参砂的内容也不断的注意和追问内容及成份。参砂粒在壶胎里,以制造效果是金砂僧时代就已发展成熟的手法,目前壶者每见参砂壶胎而成粗面者都误称为梨皮,橘皮之类,社与古称有些不相同,只因真正的梨皮,虽然参了细砂,但其颗粒除了较细之外,并不是用来组成高凸表面的主要作用,其呈现梨皮的原因是由陶师用辛苦的敦窑火候锻炼而成的,形成的原理是将火候提升至泥土快要溶化的临界温度,这时参在泥料中的细砂会因本身由于较耐磨,而不与泥料一起膨胀,泥料便与砂粒互相堆齐,形成收缩不均匀的表面现象,冷却后就形成冻梨皮的表面肌理,这是泥土在火焰里被陶师治炼,活了起来的艺境。这与现在用粗粒了制造凹凸,并喷泥浆釉伪造梨皮的效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砂料在紫坭和红泥砂里是泥料的一部份,在壶体里等于是骨架子,而泥料则扮演塑性的粘份角色,由于紫砂成份里的砂是生矿,它的收缩是和泥料一致的,扮演着坚硬成份的角分,并也扮演着透气性气孔率的主要原因。也有用已经经高温烧结并密致收缩的陶质,再由粉碎筛捡而得的砂料便是熟砂,再依配方多少参与泥中,制作效果及皮肤的肌理,而机理的感觉,完全靠粒度来表现。参入的方法有参砂、铺砂、嵌砂来区分。
参砂,因为砂粒是在操练泥土时依比例渗入的砂粒均匀的分配在泥料中。参砂的优点是砂粒平均在胎内外密度感觉很平均,肌里的粒度很容易控制,视觉很柔雅。
铺砂的意义是铺在上面,所以壶肚里没有砂粒,是在制作粒子在表皮的色彩点缀效果,如满天星的做法。是将粒子,洒干工作桌上,扫或吹成所需的密度,再将赶好泥片铺上,轻赶一番,粒子就粘入泥料了,每个粒子都能将较美的向外耀人,这是铺砂的最大特征。
嵌砂分布是有意的安排,是刻意安排每个粒子的位置按嵌下去的,可以制作图案,也可以分布在所需的部位它的密度粒点的大小,位置都经过作者选定位置之后,按嵌下去,周边再抚柔平整。嵌砂的特点是每个粒都高凸很多,有的几乎有刮手感,色彩也比较明显,粒子比较大,对比比较明亮,人工感觉很重,工作比较费事,视觉并不容易控制。